陕西省老年人体育协会地市分布图   |  紫阳县老年人体育协会
夕阳唱晚谱新歌
更新时间:2017-10-14


——记述词作家刘培森的校歌创作

  夕阳无限好,校歌最优美。刘培森先生的歌词创走进丰收的季节再攀高枝,多首歌词经名家谱曲后催动茶香飘五洲、民歌传四方;夕阳的情怀谱写的青春之歌在校园里响起,展现出百花争妍的蓬勃生机。近几年来,年近八旬的词作家刘培森先生,以他在教坛辛勤耕耘三十年的深厚生活积淀,先后为紫阳中学、毛坝中学等七所学校创作了校歌词作,其中有六首歌词被外省作曲家谱曲而成为艺术产品。这些作曲家在本省乃至全国都有较高的艺术声誉,他们当中有出席第29届世界音乐教育大会特邀代表的河南女作曲家李鹏岚;有图像被中国邮政邮票采用在全国公开发行的福建作曲家姜南云先生。刘先生与多名作曲家长期合作,词作谱上了名曲,因而先生创作的校歌不仅在校园内广为传唱,还多次选送到省市参加文艺汇演而获奖。

地域特点和文彩烘托相结合,唱出了一方校园的奋发向上

  从字面上看,一首校歌只有十几句,好像作起来很简单,其实并非易事。作者如果没有扎实的生活底蕴和较高的艺术手法是很难被校方选中而被社会公认的。创作校歌歌词一是忌讳标语口号式的直白说教,但又离不开各校制定的校训,在短短的句式中,要把校训浓缩到一句八字填充进去,才能彰显各校的政教风格。二是校歌词作要生动活泼、易记易唱,才能吻合青少年的心里思维。三是校歌歌词要有文彩,标题既要醒目,还要有意境。只有通过文彩的烘托修饰、画龙点睛,才能让人一看一听就知道是哪个学校的专用了。刘先生创作的校歌之所以具有强大的生命力,主要在于准确把握上述三点要义,攻克校歌创作难点,用艺术创新的方式跳出平庸之作的怪圈,形成自己的特色和校歌创作风格。

  刘先生凭借多年在基层学校从教的经历,创作校歌时就有来源于生活的“活水”源头。这个源头焕发的灵感涌动出空前的创作激情,在人生的“夕辉”中喷发而出,先生珍爱校园所追求的理想价值,如潺潺流水叮咚作响,渗透在山乡的青山绿水中。先生说,他在创作校歌下笔时,力图以精炼的文采语言浓缩师生的情感生活,让眼前的校园家园化、形象化而产生音乐旋律的飞翔动感。正因为如此,凡是经学校审定通过的词作,一旦寄给外省作曲家无一落空,很快就有词曲双全的成品问世。

  校歌标题创作独具匠心,巧妙运用地域特点和文彩烘托,产生画龙点睛的艺术效果。这是刘先生校歌创作的一大艺术风格。《神峰朝霞映山城》、《龙湾精神志存高远》、《贡茶的家乡亮丽的校园》,这些如诗如画的歌词标题给紫阳中学、高滩镇中心学校、焕古镇中心学校的精神座标贴上了永恒的艺术标签,成为校园的一张名片。“山高水长的亮丽云霞”,一首校歌在朱溪河畔的瓦庙镇中心学校的校园里响起,最美校歌清纯悠扬,充满了奋发向上的力量。刘先生的校歌创作走出了任河,走进了汉江。

突破自己——创新就在“阵痛”后

  在刘培森先生成功创作的七首校歌中,紫阳中学和紫阳二小的两首校歌最具代表性。先生是紫中高六一级学生,对母校怀有很深的感情,初稿起笔时情思飞扬、大气登高,精彩句式跃然纸上,“我们是神峰山下亮丽的风景/青春朝霞映红了紫阳山城/我们是奔腾汉江的惊涛龙舟/激情澎湃追逐梦想/我们是擂鼓台上的击天鼓手/紫气东来孕育了紫阳精神/我们是富硒园中的清纯茶香/得天独厚人杰地灵……”时任紫中校长的朱平先生一看手稿就兴奋叫好拍板采用。

  二0一七年五月,应张校长之约为紫阳二小创作校歌歌词,先生在广泛听取校方领导和音乐教师意见的基础上,运笔自如,一气呵成,词作得到了学校的采用。“锦绣神峰燕舞莺歌/鲜艳了二小的朝花朵朵/万紫千红芬芳山城/灵动了校园的生机蓬勃/爱国立志勤奋好学(二小校训)/我们天天向上放飞希望之歌”;“钟响汉江风华悠远/壮美了二小的朝露朵朵/春风化雨吉祥如意/亮丽了校园的多彩生活/爱国之志勤奋好学/我们从小追梦放飞希望之歌”。

  品味这首文彩飞扬的校歌词作,无不让人敬佩刘先生构思新颖的想象力,以及在“阵痛”后突破自己的任性。在同一座城市创作两首校园词作,同样的地域特点和文化符号,给歌词创作带来了重复难度。然而作者却在重复的地域特点上另创新路,在重复的现实中寻找新角度,捕捉新感觉。先生以拟人手法写地上朝花开放的生机蓬勃、天上朝霞放射的绚丽多彩。地上的朝花开放和天上的朝霞放射相映相融,组合了二小的童心灵动与地域亮丽,如此神来之笔,果然就把儿童乐园的氛围写得有声有色、生动活泼了。这是艺术天赋,也是夕阳的情怀。

  文字: 向连才 摄影:周晓云 2017.10.14

 

 

 


教者细心 学者认真

教者细心 学者认真

晚风微醺,游人如织,华灯初上的紫阳广场,霓虹闪烁。跳佳木斯的、广场舞的、还有柔力球的大概有上十支队伍,看的人是眼花缭乱,一派热闹景象,用鼓乐喧天来形容真是一点也不为过。不过细心的人们也许会听到一阵阵悠扬的乐声若有若无的飘过来,这个音乐与广场上的热闹截然不同。如果广场的热闹是时尚摩登的现代辣妹,那么这个乐声就像深谷幽兰,空灵悠远的像遗世独立的佳人。

快乐的黄金时代

快乐的黄金时代

我们六十年代的人已经向花甲之年迈进了,走到了人生最辉煌的“黄金时代”。随着年轮的转动,衰老已成为不可抗拒的自然现象,一些人哀叹“咋就老了呢”。然而在当今时代,关于“老”的概念和观念正在发生着巨大的变化,“变老”意味着“更好”。年纪的增长带来的并非全是坏事,最要紧的是我们每个人怎样去“度过”这最后的黄金时代。

乡   思

乡 思

吾本家住双桥镇,晚年乔居紫阳城。总覚异乡心忐忐,常怀故土情深深。六十九年沧桑曰,五十八载养育恩。一山一水长思念,二春二月忆双门。呜呼祖茔成荒冢,嗟吁亲友未探询。几曾策划省故里,数度仿佛已启程。五更醒来原是梦,十年乡思未成行。哪堪老残哪堪病,不胜颠沛不胜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