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省老年人体育协会地市分布图   |  紫阳县老年人体育协会
金融卫士余友章
更新时间:2019-04-21


  余友章,出生于紫阳县洞河镇的一个农民家庭,中共党员,银行职员。紫阳解放时,只有小学文化的他,在土改运动中任过区公所文书、民兵连长。在我党接管紫阳国民政府银行,成立中国人民银行紫阳支行时,他被推荐为银行职员。经过短期培训,他成为了业务骨干。先在毛坝区八庙社创建了全县第一个农村信用合作社,接着在汉城、蒿坪、毛坝、红椿、高滩、双河、高桥等地建立了7个区级营业所。因南方来支援紫阳的几名干部调走,他又在双河区营业所顶替工作。

  如今,他已年近九旬高龄,由于长年累月跋山涉水,冰霜雨雪的浸蚀,他给自己留下的是一双足疾顽症。给世人留下的是“业务精湛,忠于职守,为人坦诚”的口碑。

 

临危不惧,守住国库3个亿

 

  1966年,文化大革命才刚刚开始,西安就出现了混乱。省行为了国库安全,把大量现金分散到各县银行,以此化解风险。8月的一天,由部队押送了亿元现金到紫阳。这是紫阳银行建行以来第一批大规模的现金库存。在难以预料的局势下,如何守卫这笔巨资不受损失,成为紫阳支行的当务之急。紫阳支行行长、副行长虽然也各自参加了派性组织,并担任了头目,但对国库的安全还是采取了周密的保卫措施。

  武斗发生后,造反派要用钱,去找行长和主任。行长和主任知道大事不好,就悄悄把金库的钥匙交给余友章,并叮咛他要千万保管好。随后,行长和主任推说没有钥匙,打不开金库的门。造反派就立即把他俩带走了。余友章接过钥匙,急忙跑回家,想把钥匙藏起来,可不知藏在什么地方最安全。当时,他家住在校场坝张家院子。住房前就是厨房,他把厨房过墙挖了个洞,把钥匙包好放进去,然后用泥巴糊上。怕被看出破绽,他又用报纸把新糊的地方糊上,还是感觉不放心,又把整个墙都糊上报纸。可再一想,新糊的报纸有点显眼,就叫老婆泡了一壶浓茶,用茶水洒了一遍,搞成比较陈旧的样子,这才放下心来。大约忙了一个多小时,怕引起别人怀疑,他在药店买了点药,装着肚子痛的样子回到支行。

  造反派没有在支行领导那里打开缺口,很不甘心。第二天早上,就到余友章家找麻烦。他们派了几十人荷枪实弹地包围了张家院子,屋顶上架了两挺机枪,大门上也架了机枪,威逼他交出金库钥匙。“你是业务股长,咋会不知道钥匙在哪里?搜!”他们翻箱倒柜地搜,连屋子的每一个细小的地方和厨房都没有放过,整整纠缠了三个多小时,屋子折腾得一片狼藉,结果什么也没有搜到。“走!跟我们到司令部去。”余友章眼看要强行带他走,就央求说要去卧室换身衣服。其实,他是想利用这个机会,给妻子杨自琴叮嘱:无论出什么情况,你都不要说出钥匙在哪?哪怕我回不来了,也不能说。由于他们在门外偷听,夫妻俩什么话都不能说出声,只能用动作比划代替。他妻子急得直哭,点头表示明白了。

  造反派把余友章押到司令部,经过十余轮次的审问、劝说和威胁,他还是那几句话:“偌大一笔资金,省行是不可能让支行行长和我来掌管金库钥匙的。要么是在省行,要么是在押送钱的部队手里。”造反派将信将疑,想到平时还得要利用他,第二天下午才放他回家。他整整一天半没吃没睡。人虽然放回来了,但他们还是不甘心,随时都有人盯梢。老余安慰妻子要放下心来,就当没事一样。

  就这样,那串金库钥匙在他家的墙洞里整整隐藏了3年。1969年春天,部队来了,社会局面也稳定下来了,余友章才把金库钥匙取出来交给了领导。

 

在洪水中转移国家财物

 

  1983730日,是余友章与行长到西安参加金融会议的时间。早上起床后,余友章向行长请求说:“这个会你一人去开,我心里慌的厉害,怕有啥事情发生,加之脚病又复发了,我要在家值班。”

  原来,728日至87日,汉江流域宁陕、石泉、紫阳和汉中地区的西乡、洋县以及四川省的万源县,集中连降暴雨。仅731日全天,上述各地降雨量都在100毫米左右,汉江及其主要支流任河、月河、旬河和子午河等皆洪水暴涨,致安康老城和紫阳沿江集镇(除焕古街)均遭灭顶之灾,紫阳县城河街基本被毁,位于河街的人行紫阳支行已经陷入威胁。庆幸的是支行的员工们在余友章的带领下,严阵以待,做了险情到来时的现金和票证转运的详细方案。

  31日下午2时左右,洪水淹没了整个河街。不一会儿,地势较高的支行一楼进水了,雨仍在一阵紧似一阵地下着。支行的十几名员工按照分工,紧张地履行着职责。银行重地,即使是好心的群众也不能介入抢险。时任业务股长的余友章拒绝员工们的劝阻,瘸着脚带领 3 名员工用麻袋先装现金,再装票证;另外3名员工镇守大门;其余员工负责转移现金和贵重物品。当余股长等人抱着最后一摞账本,刚跑出支行大门,淌水爬上高处时,整个支行大楼就坍塌了。

  余友章的妻子杨自琴老人回忆说:“那天的雨下的令人心慌,老余上班又一去久不回。我站在门口望啊,望啊,可望来的是一袋又一袋的钱。他们把钱袋子撂进门就走了,连问话的功夫都没有。老余总算活着回来了,可我望着那么多国家的钱在自己家里,发抖地责怪说,以后你咋说得清?”老余说:“用生命为国家换回来的钱,只要不少交一分,就是说不清心里也坦然。别怕!”

  水灾后,上级派人来清理。紫阳支行除房屋、办公用具俱毁,库存的240多万元现金和重要票证毫发无损。这在整个安康灾区的金融机构中堪称奇迹,因此受到省行嘉奖。

 

无论错装多少钱都要交给国家

 

  省行每次押运来的现金,都是由余友章办理结交手续,从未出过差错。而有一次出现的差错却非同一般,就连他这样精细的人和押运人员当时都没有发现。为此,省行曾几费周折和时日,在全省各地清查都无结果。

  有一天,他在启封中打开2元币的包装,发现里面全是5元币。整整错装了4万元。这是归为己有且神鬼不知的良好机会。可他丝毫没有这样想,当即找到行长反映,恢复包装原样,及时向省行打电话报告,一笔悬案终于得到了结。省行决定奖励余友章1000元现金。他谢绝说:“这是金融人应该具备的觉悟。”

  作者:方万华  2019.4.21

 

 

  附:作者简介

  方万华生于19543月,1972年参加工作,中共党员。历任小学校长、教育办主任。2005年后被借调到县委宣传部和县档案史志局,从事新闻宣传和史志编研工作,20144月退休。陕西省诗词学会会员、陕西省民间文艺家协会会员、县作协会员、县音乐家协会会员、县诗词楹联协会副主席、县老区促进协会秘书长、安康市地方志专家。主编或参编多部紫阳县地方史志;多篇通讯、散文、诗作在中省市报刊发表;报告文学《那朵紫色茉莉》获评陕西省报告文学优秀奖。

 


老房子打瞌睡了

老房子打瞌睡了

每个人心中都有一座老旧的房子,那里还保留着儿时最纯真、最朴实、最美好的东西。尽管随着时间的流逝,有时会使人淡忘一些记忆,但有时又会使人铭记一些东西,像我对老房子的记忆,就像陈年老酒一样越老越醇香,越来越清晰地呈现在我的记忆深处,这应该就是怀旧的情结吧!

热心为中老年人服务的年青人

热心为中老年人服务的年青人

钟志华,陕西紫阳人,2007年毕业于商洛学院教育专业,先后在商洛、铜川等地从事乒乓运动技术推广工作,2013年回到家乡,任县乒协教练至今。几年来,他专注于乒乓球运动技术推广,建设场馆,热心为中老年人服务,精心培训各层次运动员,组织各类乒乓比赛,使紫阳的乒乓球运动水平不断提高,促进了全民健身活动的深入开展,在紫阳赢得了“乒乓人”的称号。

抓老体工作就要当好“三员”

抓老体工作就要当好“三员”

陕西省紫阳县高桥镇社区老体协成立以来,充分发挥社团组织的作用,积极组织和带领中老年人,开展各项健康有益的文体活动,为社区老年人事业的和谐健康发展做了大量的工作。多次受到了市、县老体协的表彰奖励。其中有一个忙碌的身影常年活跃在协会各项工作中,倾情助力协会的工作,为老年文体活动出谋划策并具体组织,深受中老年人的爱戴和社会的好评,他就是社区老体协主席任继尚。